邓女士说:6年前

2020-01-12 05:01

邓女士的几名邻居对不知去向的香樟树也有着相同的不舍。邻居陈女士说:“夏天的时候,树下好大一片荫凉地,大人小孩都在那里玩,我们这些邻居也是因此才认识的。没了这棵树,总觉得缺少点什么。”浏阳籍的魏爹爹跟随儿子在此定居4年多,他说:“我平时无事就是坐在树下和人聊天,夏天荫凉,秋天也绿油油的,是个好去处。”

延伸

按照长沙县园林管理局制定的标准,2014年初会将胸径不足10厘米,高度不足2.5米或高于7米的树集中移栽,更换为胸径16厘米至18厘米的树。在移栽之前,都会安排技术人员实地调查、标记。

“我省已经出台了新的《湖南省园林式单位和园林式小区标准》。”吴铁明说,“城市园林绿地中人群活动区域常绿树与落叶树的比例控制在1∶2到1∶3之间为宜。但长沙的常绿树所占比例明显偏大,这不仅不利于市民活动的需要,也不能满足防尘埃污染的需求。所以,出于治霾需要,调整树种比例也是势在必行。”

答疑

而相较大人们,凤凰城小区幼儿园的孩子们对这棵树的感情似乎更加深厚,他们称呼这棵大树为“樟树伯伯”。当天下午5点多,记者在幼儿园门口听到至少5名孩子在问父母:“大树要去哪儿?”

在东一路、开元路、望仙路、特立路等地,记者通过连日来走访看到,有大部分树穴不够深,排水系统不完善。

长沙县园林技术人员称,以前种断头树是因为成活率高,现在技术进步了,全冠树的成活率也能保证90%以上。“经过一年的时间,这些树下就能乘凉了。”

调查

行道树提质:移栽“差树”,补种新树

星沙街道办城管办称,春节后或许能想办法帮大家实现心愿。年后,该街道办的城市管理服务站将成立,城管站或可将行道树列入门前三包之列。“市民到时可以门前认养,帮树施肥、除虫,给它们取昵称。”记者 梁筱石 龚化

据介绍,长沙县城区大部分树木都是1992年陆续栽种,当年由于技术水平和财力有限,很多树木的坑深不够、排水系统不完善,导致长势极差。

有20年林业工作经验的李须兵告知记者,“这棵树看似粗壮,其实也生长不良。它们的树皮已经老化。在这里培育三四年后,长势良好了,就会再种到星沙有需要的地方。”

观点

邓女士和孩子口中的这棵香樟树,生长在长沙县棠坡路凤凰城小区幼儿园北门边。1月6日上午,记者赶到现场时,香樟树已经被运走,树坑旁,还有不少其它被挖倒的树,基本规格都是胸径10厘米左右、六七米高。

几经追踪,记者找到了负责棠坡路这次行道树提质工作的星沙街道办事处。城管办工作人员听闻要找到一棵已被拖走、“没名没姓”的树,都表示为难:“我们没有对树木逐一编号、编写资料。”

对此,长沙县园林管理局和星沙街道办给出答复:提质规划已召开市民意见征集会,再提交县政府逐层审核通过。而且星沙的很多地方还绿化不足,移栽的树生长好后,会栽到其他有需要的地方去。“提质工程绝对不浪费,行道树采购为财政购买,可接受市民全程监督。”

去向

春节后市民有望“门前养树”

1月6日下午,记者在长沙县东一路、开元路、望仙路、特立路、棠坡路等地进行了走访。

棠坡路上,二三十名工人正在施工,有的挪树,有的在挖树穴。挖倒在路旁的香樟树,大部分胸径不足10厘米。对于这批香樟树将被移栽到何处,工人们表示不知情,“将这些原来的树穴加宽后,就会有新树补上。”

如此大规模挖树是为何?这些在城区生长了多年的树又去了哪里呢?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。

1月8日,在望仙路,一棵树被挖起,其树穴下是5厘米左右的积水,再往下是坚实的页岩层,树根已经完全腐烂。

在采访中,记者一直在关注“樟树伯伯”到底去了哪里?

香樟树防霾能力有限

相伴六年的樟树“要去哪儿”

对于这些树的成活率,园林管理部门坦言:“现在的园林技术已经相较二十多年前大有进步,绝对能保证大部分的树成活,但也会有3%-4%的损耗。”

星沙街道城管办主任李须兵表示,“星沙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30万,我们的城市绿化需要增加大叶乔木的比例,提升生态环境。棠坡路有一大半是种植的广玉兰,原有广玉兰的长势比香樟树更好,所以在征求社区居民意见后,做出了这样的调整。”

湖南农大园艺园林学院教授吴铁明认为,增加阔叶、落叶乔木是政府实施“民生园林”的重要举措,“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减少雾霾形成。”据相关调查,二次扬尘已经成为导致雾霾的主因之一。

有人养“萌宠”,有人养“爱树”。在长沙县望仙路北段有五六棵银杏树就是市民自己多年前栽种,并申请不予移栽,他们甚至还为树取了名字。凤凰城小区的不少居民也想像他们一样在城市中拥有自己的“爱树”。

所谓二次扬尘,是由于室内外活动或机器运转形成的空气流动,使得已经降落在设备、地面及构筑物上的粉尘再次扬起。泥地裸露、建设施工、道路与管线施工、房屋拆除、物料运输、物料堆放、道路保洁、植物栽种和养护等人为活动中产生的粉尘颗粒物,都是产生二次扬尘的罪魁祸首,极易对大气造成污染。

来电

新树采购接受监督

“樟树伯伯”移栽到了“疗养所”

听说新栽的树木为全冠树,而何为全冠树呢?1月9日,记者在开元路见到了第一批更换上的“全冠树”,它们不同于以往没有树冠的“断头树”,都有五米开外的树冠,树形统一,高约七八米,粗约16厘米左右,且都换成了高大的落叶树种。

“我们的树至少都长了6年多,枝繁叶茂。”采访中,住户们用得最多的词汇就是“我们的树”。虽然被移走的树木都属市政行道树,居民们却都认为这已是自己社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邓女士说:“6年前,我住进来的时候,它就在那里,我是看着它一天天长大的。”

长沙县园林管理局就此回复称,趁冬季移栽期长沙县目前正在全面实施行道树提质工程,“会种上更加粗壮、更加健康的全冠树。”行道树提质工程,是“将部分长势极差的树木移栽到他处栽培,扩容树穴,种上更加健康美观的新树。”

长沙市园林管理局就此表示,市民的这种心愿可以通过认养树木实现,但目前只能在每年植树节时,通过各区县园林管理局组织的植树活动认养、为树挂牌,平时并没有开通认养渠道。

经过1天多的“数据匹配”,1月10日上午,记者在星沙广生塘社区找到了“樟树伯伯”。它的“新家”位于东七线开元路口向南1000米左右的山坡上,这是一片松软的红土地,这里专供移栽过来的树木“疗养”。“樟树伯伯”在山坡第16行第2株,它的树冠已经被修剪掉。

新种的树,比我们原来的小怎么办?夏天来了去哪里乘凉?这会不会形成浪费呢?采访过程中,记者几次接到市民的疑问电话。

为询问一棵树的去向,家住长沙县凤凰城的邓女士三次拨打96258求助。她说:“3岁的孩子问我,妈妈,家门口的大树为什么倒下了?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。”邓女士反映,小区周边几条道路的百余棵香樟树都被挖走了。

城区常绿树有比例要求

征集市民意见需要召开30人以上的社区居民代表会议,松雅社区居民代表王定安称。他自己的确赞同全路段种植广玉兰,“听说广玉兰有益于减少灰尘,这是好事。”

长沙县特立东路和北斗路等人口密集路段的香樟树将全部移栽,改栽落叶树种。 记者 张寅宇 摄

“一年后树下能乘凉”

吴铁明介绍,合理的城市园林绿化绿地系统有助于减少二次扬尘。植物都有不同程度的滞尘能力,它们可以将灰尘吸附在树叶表面,阔叶落叶乔木的滞尘能力相对常绿树可能更强。“落叶乔木叶片每年更新,而粉尘沉积多年后一些常绿树有可能就失去滞尘能力,香樟树就属于常绿树。”

在记者再三强调这是市民的心愿后,他们建议使用数据匹配法寻找“樟树伯伯”, “我们有现场施工每天的交接数据,通过数据记录,可先找到其路段施工负责人,再通过他查找该特征树木被运走的确切时间。”